天山脚下-我难忘的七七级(连载9-1)
[ 2022-4-27 10:18:00 | By: 天山学人szr ]
 

天山脚下-我难忘的七七级(连载9-1

作者:孙祖荣(天山学人)

第五章 大学第一年(续2

         三

1978516日上午10时,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学校第x届运动会隆重开幕。学校运动场红旗招展、欢歌笑语,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在操场荡漾。乌鲁木齐市体委领导,学校领导安绩、章静等出席开幕式。学校革委会主任、学校本届运动会组委会主任安绩同志作运动会开幕式致辞。安绩主任代表学校向参加开幕式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及长期关心学校事业发展的老领导、老同志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向为本次运动会付出辛勤劳动的教职员工、裁判员、教练员表示衷心的感谢;向刻苦训练、备战运动会的运动员同学们表示亲切的慰问。

安绩校长指出,一年一度的体育运动会,是学校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打造优良育人环境的重要载体,也是学校体育运动的盛会。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学校体育工作,毛主席发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伟大号召,对青年提出“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的殷切期望。青年人的体质健康始终被高度关注,也始终和国家强盛、四化建设密切相关。学校是培养四化建设人才的重要基地,同学们的体质与健康事关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近一个多月以来,各族师生在操场上刻苦排练、挥洒汗水。运动会也成为学校聚集人群最多、最具人气的一项活动,是师生同场竞技、展示青春活力的平台,是相互加深了解、增进感情的桥梁,也是学校培养人才、传承文化的载体。安绩校长希望全体运动员牢固树立“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思想,充分发扬努力拼搏精神,服从运动会组委会安排,尊重裁判、尊重对手;希望全体裁判员,严守规程,公平执法,公正裁决,确保比赛顺利进行,并预祝学校本届运动会取得圆满成功。

开幕式上,国旗队、红旗方队、裁判员代表队、和各专业的代表队、迈着整齐步伐、高喊嘹亮口号通过主席台,接受在场领导、嘉宾和广大师生检阅。

本届运动会裁判代表、运动员代表进行了宣誓。

在开幕式进行了广播体操表演,艺术操表演,开幕式表演精彩纷呈,高潮迭起,赢得了在场师生的阵阵欢呼。

我们虽然进校不久,但系里和班里对我们七七级首次参加的学校运动会非常重视,班委和团支部动员同学们积极参与,绝大多数同学们都报了项目,有的爱好体育运动的同学还报了几个项目,我虽自小体质较弱且不喜运动,但看班里大多数同学,特别是那些老三届的同学都报了项目,也报了一个一百米短跑项目。既然报了项目,在运动会前一个多月里,我也和同学们到校内简陋的土操场去练习。但我取得好成绩是没有希望的。我班有些同学比较擅长体育运动,如金小平同学的篮球那是专业水平。我的舍友刘建军同学擅长短跑,成绩突出。管国晶同学的铅球成绩不错,刘安灵同学的200米跑很有实力。我班同学们参与运动会的积极性很高,为赛场上每一位运动员加油鼓劲,为每一位取得优良成绩的同学喝彩,音乐系一位演唱豫剧《朝阳沟》的女生,跑得好快,因不知那位女生的芳名,活泼开朗的何建勋同学就幽默的大喊“朝阳沟加油!”

五月中旬,我们学校扩招的同学进校了,原来1977年高考,第一批录取后,为了早出人才、多出人才,中央决定在1977年参加高考的考生中扩大招生,扩招本科2.3万人,各类大专班4万人,共扩招6.3万人,扩招比例达29.3%,我们数学系扩招了13名同学,这样我们数学系77级这个班就有44名同学了,后来有一位冯姓女同学转去了化学系,我们班实际毕业同学是43名。其中来自石河子地区的同学有叶军、曲万里、田宏根、刘民立(当时沙湾县属石河子)和我。当时我们大学的学习和生活是紧张而单调的,每天的生活轨迹基本上是课堂、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早上同学们都起到较早,有的同学喜欢晨练,有的同学去校园树下朗读英语,每个宿舍有一个水桶,一个暖壶,每天一名同学轮流负责打扫宿舍卫生,负责到几十米外的开水房打水,在几十米的打水路上,有的同学,还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拿着小单词本,不时瞅一眼,学习真是分秒必争。当时教室和宿舍晚上没有实行灯火管制,宿舍一般到11点左右会自觉熄灯,有的同学会在教室里学习到夜里12点,甚至凌晨1点。当时每周休息一天,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采购,一般情况,同学们很少逛街,或洗衣服,整理内务,或到教室自习。大家怀着为祖国四化建设、努力学习的信念,抓紧一切时间,充实自己。

1978年五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和舍友宋良志同学上街去买牙膏、肥皂等日用品,每逢过马路时,宋良志都紧紧拉住我的手,关心我的安全,我非常感动。细聊之下,才知他曾是一起重大火灾惨案的幸存者。从此宋良志同学对安全问题格外重视。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我初步适应了大学的生活。也大致了解了在乌鲁木齐的昔日中学同学和熟人的情况,开始了与在乌鲁木齐的昔日中学同学和熟人的交往。5月下旬的一个周日,天气晴好,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吃过早饭,我与美术系的高中同学Z同学相约一起去在自治区粮食学校工作的两个中学同学王凤林和何海军处玩,我们一起在离学校不远的北门公交车站,搭乘1路公交,到新疆医学院站换乘2路公交,经过十几站,在距终点站粮油机械厂一站的公交站下车,此处离自治区粮食学校尚有近2公里,只好开动11号车(双脚)了。5月下旬的新疆,中午的天气就有些炎热了,我们虽已换了夏装,还是走的满头是汗,到了自治区粮食学校,见到了数年未见的王凤林和何海军两位同学。王凤林是我们147团一中高中同班同学,何海军是我在三中读书时的同班同学,还同桌过,Z同学也在三中上过学,和何海军也认识。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异地相逢,分外热情。我和两位同学紧紧握手,还和何海军勾肩搭背一番。那时社会还不像现在这样开放,我上高中时男女同学在一个班两年,大多数连话都未讲过,见面更遑论握手,女同学Z只是笑着和他们点头、打招呼。王凤林同学,1.76米高个子,不胖不瘦、白净国字脸,他老爸是我们团的副参谋长,在团场也属“高干”之列,老师和同学也高看一眼,王同学聪明、健谈、学习成绩不错,是我班物理课代表,学校也很重视他,专门腾出一间小房间,安排他和二班郭新泉同学住在那里,组成无线电小组,由一中高中优秀物理老师杨学孔予以指导。他高中毕业后,分配在离团部不远的值班二连工作,两年后,就被推荐到自治区粮食学校当电工,也算用其所长了。他在1977年高考失利,正准备考新疆工学院的夜校,做到上学工作两不误。何海军同学,1.73米个头,肩宽体壮,大眼睛,微黑皮肤,箫吹的不错,他初中毕业后,就在他父亲所在单位-147团弹子厂参加了工作,也在两年前被招工到乌鲁木齐自治区粮校食堂工作。同学们久别重逢,自然是一阵畅聊,在各自介绍完分别后经历后,海军同学站起来说,“你们继续聊,我去给咱们准备大餐,让老同学尝尝我的手艺”,就暂时告辞去食堂工作了。王凤林继续侃侃而谈,从他那里我们知晓一些同学和校友的情况。有健谈的王凤林同学陪着,大家谈笑风生,都很愉快,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午饭时间到了,何海军同学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好像荤素一共有6个菜,有肉有鸡,还有白面馒头,我这个一个月见不到几顿油荤的穷学生顿时两眼放光、口水直往肚里咽,我们齐声称赞,“何大厨师厨艺真棒!能耐真大!”我们赶忙把王凤林宿舍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摆在房间中央,七手八脚将何海军用塑料袋打包带来的菜肴倒在形状各异的几个碗、盘子里,王凤林跑到周围宿舍借来三把椅子,我们四个老同学围坐在临时餐桌旁,王凤林拿出容量2升的一个塑料壶,里面装有半壶白酒,他又找出四个喝水杯子、搪瓷缸,我们每人倒了了小半杯白酒,王凤林发话,“举杯,为老同学相逢干杯,今天女同学随意,男的一醉方休”!除了女同学Z同学抿了一点外,三个男同学均豪气的灌了一大口。接着我不等王、何两位招呼,迫不及待抓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鸡块,大嚼起来,边嚼边赞,“太香了,海军啊,不愧是大厨师哇。这菜色香味俱全啊!”把何海军乐的裂开厚实大嘴憨笑。接着我们三个男生就一口酒、一口菜,大吃大喝起来,不大一会,三个男生都喝的满脸通红,豪气冲天、口出狂言,颇有毛老人家笔下,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之态。女同学Z见状,一边吃菜,一边微笑摇头不语,我们就这样边吃边聊,一顿饭吃了2个多小时,美味佳肴全扫光,光白面馒头我就干了三个,可见平时我们的伙食多么糟糕,多么缺乏油水。酒足饭饱之后,王凤林给每人泡上一杯茶,大家继续喝茶聊天。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下午5点了,明天的课还未预习,我和Z同学同学谢绝王、何两位同学的挽留,辞别两位老同学,原路返校了。吃过晚饭,我到教室,把上海同济大学数学系编的高等数学习题集做了10几道题,又把明天上午老师要讲的课程内容认真预习一遍,把看不太明白的地方做了标记,准备明天上课时重点弄懂,一直忙到晚上12点,才离开教室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醒来之后,新的一周开始了,每天还是重复的事情重复做。

 

 
 
  • 标签:天山 
  •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  < 202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天涯博客欢迎您!